特朗普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拿起偷偷藏在抽屉里的华为手机,偶然间看到了一个视频,笑容逐渐浮现,眼眶逐渐红润,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终于,所有人都知道了华为,抬起瞎签字签到酸痛的手擦了擦眼泪,打开了相册,看着自己多年前在五星红旗下敬礼的样子,沉默了良久,却不敢出声,最后关头了,他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压抑着心中对祖国强烈的思念,他又打开了音乐播放器,像做贼一样东张西望又小心翼翼的把耳机插了进去,嘴里念叨着,只听一遍,就一遍…打开播放,里面只有一首歌,唯一的一首,他颤抖着手点了播放

诺大的办公室

从小小的耳机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听着听着,特朗普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只是这次,他的睡脸上浮现着让人看不懂的,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幸福的笑容


众议员退去后,独留疲倦了一天的川普一人在白宫的办公室里。由于这几天到处奔波游说众国,使他显得更加有些憔悴了。“这都是应该的”,川普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随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中华》烟点着了,他似乎是想用烟冷静下来思考什么。但是,这烟越抽越让他觉得不安,越抽越觉得燥热,于是他打开了办公室的《格力》空调,脱下了脚上的《金猴》皮鞋,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下来思考问题。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川普眉头一皱,立马从胸前的口袋掏出一支《长城》钢笔,然后蘸了点桌上的《英雄》墨水,在日记本中写到“说好三年,结果三年之后又三年,我都已经当上总统了……”
良久,川普停下了笔,他显得十分的迷茫,像是在抱怨着什么,又像在自责着什么,莫名的压力告诉他必须得喝点什么。于是,川普从书架上拿出了一瓶《红星二锅头》,一个人喝起了闷酒,想要借酒精来麻痹自己的大脑。光凭酒精还不够,他还需要点音乐。接着川普从内衬口袋中掏出《华为》手机,并且打开了音乐播放器开始播放音乐——“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音乐列表中一首叫《我的中国心》的歌曲正在单曲循环着。没过多久,在音乐和酒精的作用下,川普回想起了往事,忍不住打开了挂画后的保险箱,拿出了一张泛黄的奖状。他还记得,这张“优秀少先队员”奖状是自己三年级的时候获得的。那时候的自己多么的快乐,多么的无忧,不像现在三千烦恼丝,路人皆骂之。而这一切的改变,都要从一九五六年八月一日那场升旗仪式说起……

——引自《美国衰败史》(前言)


唐纳德•特朗普,中国四川人,于新中国建国初期出生的他深感到国家困难,包含强烈的民族情怀。在7岁时受中央情报局特殊培养,对他进行了基因改造让他成为了白种人。并接受专业的英语口语训练。在18岁时在中央秘密派遣下,漂洋过海抵达美国洛杉矶。并托人为他获得了美国国籍。开始了快半个世纪的潜伏工作。并在此期间以企业家的身份在美国偷偷获得情报。在2013年时,刚上任国家 主席 的*****同志秘密召见特朗普回国,并宣称只要特朗普可以任上美国总统,并在8年内使美国崩盘即可回国。出于民族使命感的特朗普同志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川普结束了一天繁忙的工作,一个人疲惫地倚躺在办公桌上,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桌子底下的一个秘密夹层里掏出来一张照片。 看着这张照片,轻轻的抚摩照片上的建筑物,川普的眼睛渐渐湿润了,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站在天安门下与五星红旗的合影。 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组织交给他的任务,眼神又从疲惫慢慢坚定起来,“放心,同志们,我一定会搞垮美国的”,川普重新燃起了斗志,又开始乱签订文件,只是这次签名的手速比以往快了许多。


“母亲,我走了,您老多保重。”
那是七十年代的一个晚上,在四川山村里一个简陋的房屋内,昏暗的煤油灯闪烁的光线,映照着这个稚嫩的青年淡黄的头发上,他是全村仅有的一个金发的青年。
“又要走啊,这次执行任务,又要去多久啊?”母亲仰着瘦削的面庞,带着淡淡的伤感。曾几何时,她以这个全村唯一的进入军队机关深造的儿子为傲,而此时,她心缩紧了。
他低下头,没说话,眼睛湿了,他想起了昨晚处长问他的话:
“建国同志,你能完成党中央交给你的任务吗?”
“绝对能完成”,他挺直身板,敬上一军礼。
……
“首长,那我母亲……”
“放心吧,党会派人帮你照顾的。你是咱们军队唯一一个金发的人,为了工作万无一失,我们淘汰了很多英语优秀和出身优越的人,我们一切辛苦就是为了这个重要的任务。国家,全靠你了!”
他抱了抱眼前的母亲,尽可能不让她看到自己眼里的泪水,随后一个转身,挎上帆布包,在里面塞上了那张红旗下敬礼的照片,还有那本翻破的英语单词本和那个详述美国礼仪的小册子。
他转身,推开木门,义无反顾的向茫茫夜色中的山路走去,山下有中央接他的专车。
“建国,”母亲终于叫了出来,她带着泪花,拖着瘦弱的身躯倚着门框,风烛残年的她胸腔里深沉地向他呼唤到“儿子,早点回来——”
而他头不回,跋涉在冷风里,听到母亲呼唤,终于忍不住,拿棉袄袖子捂住脸,潸然泪水坠落在夜色的寒风中。
三十年后,当他已经在大选中击败一直以来作为对手的黑人,身居高位,面前是插着星条旗的办公桌,身后是白房子背景墙的徽章。
这时秘书姗姗走来,向他拿出一个工作本,摊开问他:“总统先生,对于您的中文译名,中国官方给出两个版本,我们翻译工作人员已经根据它们所代表的含义在下面做了注释,你感觉哪个好呢?以后方便作为您的官方译称”
只见本子上写的左边的是“特朗普”,右边是“川普”。
他看着本来就熟悉的汉字,早已熟练的英语却在喉咙里哽住了,他抑制住内心的排山倒海,控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装作冷漠的样子,沉静的对秘书说:“The second , please。”
秘书走后,他眼前浮现出了临别时母亲的面庞,祖国飘扬的五星红旗,他用自己的母语,家乡方言的名字告诉万里外的祖国的人民,他从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随后,他意志坚定的把一旁的文件拿过来,打开笔帽,眼看都不看的匆匆地乱签起来


他坐在沙发上,神情凝重
手上这张名单,白宫幕僚长,副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等等,都需要他签字,这意味着责任和历史都压在他肩膀上,沉重万分
不过再过片刻,他去将会离开这间休息室,手心的汗液已经被恐惧风干,门外的人山人海等着他的就职演讲
他闭上眼睛,门开了,声音很轻
皮鞋踏过地板,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他脱口而出“Mr president?”
站在他面前灰白了头发的黑人摇了摇头,轻声说道“I have left office. Please call me Mr. Obama,And you will be the 45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川普笑了,他的嘴唇上下弹出几个词
“King of Heaven and Tiger of the Earth”
奥巴马用流利的普通话对上
“宝塔镇河妖”
“观海同志,你辛苦了,这间房子是安全的”
国际并没有随着冷战而结束,在废墟之中孕育出的第四国际依旧散发着红色的荣耀和光辉
这些年来,川普一直扮演着美利坚,房地产大亨,华尔街金融巨鳄的角色,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接过那面大旗,引领美丽健人民的前进
所有人都以为他的第三任妻子梅兰娜特朗普来自伊洛文尼亚的超级模特,不过是华而不实的,花瓶
可那个国家曾经被称作南斯拉夫
“这些年,很多同志已经不在了”观海同志叹了一口气
“拉登同志,为了掩护我的身份不被暴露,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换来我的继任”
“我希望石塔西部署在德国的最后一枚棋子能顶住压力,搞垮欧盟”
“当然,川普同志,我要提醒你,阿桑奇那种小人已经没用了,你得尽快解决掉”
川普深吸一口气“惨胜啊”
“一定,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期望”
观海同志拍了拍川普的肩膀,沉重的说到“Okay, I should go now. Take care of yourself.”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6149号 沪ICP备16050445号-1 联系站长